Profile Photo
【休止中】
个人翻译自留地,详细请见【About】页。
  1. About
  2. Lyrics
  3. 24014
  4. Mep. 23rd
  5. 私信
  6. 归档
  7. RSS

写在前头:

欢迎报错,不出意外的话会经常跑来这里抓虫。

兴趣使然翻译一下骗子屋在2012年发售的WAB系列全语音FD。

不算坑,只挑自己喜欢的故事翻。

人名与专有名词译法采用市面上流行的汉化版本(当然没有汉化的就会自己弄)。


【补章 お茶の時間を幾つか】

【相关作品:紫影のソナニール ~ What A Beautiful Memories】

【第二部分  夕餉】

 

人物对应:

Lily=L

“A”=K

“B”Ruth=B

Le Chat=C

Elysia=E

John=J

Vivien=V

Alan=A

 

【1907年12月】

【地下世界】


地下世界——

静悄悄地坐落着数年前消失的NY的世界。

在五年前的某一晚发生了什么后,重机关都市NY便在“这里”显现身姿。

半数以上的都市已然腐朽,但它确实存在于此。

包括维拉萨诺海峡桥。也包括布鲁克林区。

地下世界中,的确存在着NY。

而且,其中也有稀稀落落的人影。

即便数量远不比曾经拥有的数百万人口。

但是这里一个人也没有。

这里是隧道,比地下铁还靠近地下的地方。

在了无人烟的隧道中,在生满了巨大蘑菇的隧道中,飞快奔驰着的,是那仅此一辆的地下铁。

它名叫“仅此一辆的地下铁”。这一目了然的称谓,乃是它的正名。

地下铁奔驰着。

地下铁奔驰着。

上面乘着身着翠色洋服的少女。

地下铁奔驰着。

地下铁奔驰着。

上面乘着拥有赤色双瞳的青年。

跨过维拉萨诺海峡桥,迈过布鲁克林区。

连布朗克斯也一并经过,全力前进。

本来以这样的速度行经没过一会儿就能抵达目的地,但这是在地上时的情况。

地下世界并不一样。

花去了比预计要长的时间。而其中理由,没有一个人知道。

要说有谁知道,那一定只有端坐于耸立在地下世界的紫影之空的尽头的特雷弗塔的王座之上的,特雷弗塔的主人才知道。

他是仅有一人的神明。

所以——

在那长得不可思议的旅路上,地下铁奔驰着。

向着下一个目的地进发,

向着长岛进发。

摇摇,晃晃。

喀拉,喀拉。

地下铁发出钝重的声响,在夜幕降临的隧道中全力前进——

 

 

L:“嗯~……”

L:“唔嗯~~~……”

L:“明明已经是昨天的事了……”

却还是不耐烦——

仅此一辆的地下铁的主人,异邦者莉莉感到心烦意乱。

相当地,心烦意乱。看她的表情就能知道。

即便摆放在面前的丰盛料理都冒着温暖的热气。

即使它们同时散发着令人食指大动的香味。

莉莉还是,感到心烦意乱。

十分地,十分地,心烦意乱。

L:“……搞不明白。在布鲁克林发生了什么来着。为什么,我想不起来?

L:“我去了布鲁克林。去过的吧。嗯,去过。但是什么都不记得。为什么呢?”

K:“……。”

L:“你为什么一句话也不说。”

K:“吃饭的时间到了。

L:“你说点什么呀。”

K:“你的双眼所见之物,便是你的世界。若是你什么都不记得,那么那里就什么也不存在。”

L:“什么都没有吗?”

L:“……。”

L:“……又开始沉默了。”

——他明明把我称为“女王”。

——却不肯告诉我。

——搞什么呀。

——完全不明白。

——我什么都不记得。

——关於这点,我还是知道的。

——但是。这样是很奇怪的。

——到底为什么呢。

莉莉也沉默不语。

虽然她这样做并非因为她在生气。

伴随着轰隆作响的机械声,坐在高高立在地板上的餐桌前,面前摆着热腾腾的料理。

料理的扑鼻香气刺激着食欲,即便如此她还是摆出不耐烦的表情,摆出心烦意乱的表情。

因为她感到心烦意乱——

K:“来吧,吃饭的时间到了。”

就算A这么说了,莉莉也没有应答。因为莉莉感到不耐烦,感到心烦意乱。

L:“你刚刚说了些谎话,没错吧。”

K:“我不会对你说谎。”

L:“唔——。”

K:“就像这样,我的一切都能被你看得一清二楚。让我来说明其中原理也没关系。”

——我连你在说什么都搞不懂。

——这算什么呀,A。

在维拉萨诺为我穿上翠色洋服的他。

在仅此一辆的地下铁上相遇的他。

拥有一双赤红眼瞳,身材高挑的他。

都说了好几次让我自己做就可以,却还是为我脱下衣服,不由分说就带我去洗澡的他。

越想越不耐烦。

莉莉将视线转向餐桌上。

这就是,他的一切?

在桌上——料理的旁边,满满堆着小山一样高的蘑菇,许多蘑菇,蘑菇之山。完全不懂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为什么呀。

——为什么是蘑菇?

——明明是为了给料理作点缀。

——有什么把蘑菇堆在一起的必要吗?

L:“唔——。”

K:“吃吧。营养对你来说是必须的,不然长不高。”

L:“我并不是想添什么麻烦,不过这算什么。”

K:“请享用。吃吧,莉莉,营养对你来说是必须的。”

L:“吵死了……。”

K:“你不吃吗。”

L:“我没说过我不吃饭。但是,总感觉自己在被什么人糊弄着。”

——是的,总感觉自己正被A蒙在鼓里!

——我肯定去过布鲁克林了。

——是的,我刚才已经说过。

——结果居然把料理摆出来。我可吃不下去。

——不能把料理吃剩下来丢掉。

——这样浅显的道理我也明白。

——就算什么也不记得,我也知道把料理吃剩丢掉是不对的。

——这样的道理,连脑袋空空的我也是懂的。可是。

L:“做了这么多料理,我一个人可没法吃完。吃剩下来的部分该怎么办啊……。”

K:“没问题。我可以重复利用。”

L:“呼~嗯。”

不知是被A说服了,还是没有被说服。

莉莉并未将视线投向A,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没有去看身材高挑的他。

莉莉感到不耐烦。

感觉自己在被他糊弄着。

这种想法,已经化成了类似直觉的东西。

A的言辞举动给她带来的怪异感觉已经胜过了其它的一切。连看到琳琅满目的美味料理后产生的食欲,都被它压抑下去。

L:(真奇怪啊。明明说自己不会说谎,却一直把我蒙在鼓里。虽然我挺糊涂的……但这种程度还是可以明白。)

莉莉感到不耐烦。

边感到不耐烦,边警戒着A。

能够清楚地感觉到维持着站在自己身后的距离的他的存在,可果然还是不想看他。

知道他正在紧紧盯着自己,即便如此,莉莉也不想回头。

这种状态到底要维持到何时呢。

A如果准备一直这么盯下去,那莉莉也决不能回头。

就在莉莉这样想着的时候——

——啊!A靠近我了!

L:“不行。不准来这里。”

K:“但是菜马上就要凉了。来吧,快点吃饭。”

L:“我都说了不要来这里。”

K:“……。”

L:“不要过来。”

“嗖”地一声,向他横出手掌。想要告诉他不要来这里——

说着“别过来这边”来牵制他?

说着“别过来这边“去威吓他?

威吓。莉莉仔细地想着用来威吓A的话。

K:“这是为了你好,莉莉。不能让你吃变了味道的料理。”

L:“够了。”

K:“可以吗。”

L:“我都说过不要过来啦,而且太近了。你离我太近了。”

K:“……。”

L:“不要不说话。请你退到后面去。”

K:“真没办法。”

——哎呀,他刚才说“没办法”?

——他是不是在往后退呢。

——什么嘛,原来如此。

——像这样直接跟他说比较好吗?

——这样的话,嗯。嗯。也把布鲁克林的事向他说清楚吧。

正在莉莉这样想着的时候。

A冷不丁说了句令人意外的话。

K:“那就没办法了。怎样都得让你把料理吃下去。”

L:“嗯?”

K:“你只要张嘴就行,我会喂给你吃的。”

L:“嗯?”

K:“张开嘴巴。加上拟声,应该是这么说的。像‘啊——嗯‘这样。”

L:“我不张嘴!不要不要不要!我才不会把嘴‘啊——嗯’地张开呢!你到底在说什么!”

K:“要是你不知道怎么用叉子,我会直接把料理送进你嘴里。”

L:“叉子我还是会用的!”

——搞,搞,搞什么啊!

——你在说这些话时是认真的!?

——这不是在把我当成小孩子对待吗。

——不对,岂止是小孩子,都算得上小宝宝了!

——把我当成笨蛋!

——啊啊真是的,他到底在搞什么!

K:“你只需要张嘴,闭嘴,咀嚼食物然后吞下去就行。”

L:“我才不要这样!”

K:“来吧,快点。”

L:“都说了不要靠近我!住手啦!”

别来这里。

别来这里!

要是敢过来就给你好看,莉莉这样想着,攥紧了左边的拳头。

向着磨磨蹭蹭靠近自己的他猛地伸出右臂,将他抵挡在外。

实在是太过害羞,已经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哪副样子了。

莉莉只知道自己正在被A糊弄着,这准没错。

再次握紧左拳,感觉,打一拳过去也不要紧——

K:“……。你都这样说了,我就不再靠近你了。”

L:“真是的……!”

 

L:“……。

K:“……。”

L:“…………。”

K:“……。

L:(唔……他终于退开了。虽然这也不错。但为什么又要沉默不语!)

L:(呜呜……。我能感觉到他的视线……他一直在看着我……怎么办。怎么办。总不能一直都这样吧。)

L:(肚子……饿了……料理闻起来好香……似乎非常好吃……。)

L:(闻起来很香……嗯,闻起来很香。虽然不知道这料理是怎么做出来的。)

摆放在面前的,是从刚才起就散发着好味道的料理之山。

视线要被它们夺走了。一看见料理,肚子就空空如也。快被香气打败了,肚子空空如也。

自己差点就要“呼——”地叹息出声,口水在嘴里打转。这也是无可奈何的。

L:(等一下。等一下。对,是这样的。料理本身并没犯什么错。我得好好地把它们吃掉,因为它们味道不错。嗯,A也这么说了。)

L:(虽然A也说过可以再次利用,但好不容易才做了这么多好吃的出来,就这样吃一些下去,应该比较好吧。嗯。)

L:“……。………………。”

K:“……。”

L:“………………。……唔。”(盯)

K:“……。”

L:“……唔…………。”(盯)

K:“……怎么了。”

L:“没,没怎么。我什么都没想。都说了什么都没在想啦。”

直接大快朵颐没问题吗。到底会怎样呢。

都已经那样充分地表达过自己的厌恶之情,事到临头再简单说句“我开动了”,未免有些强人所难。

所以,莉莉倾斜目光,躲闪着望向一旁静静佇立的A。

但是,向旁边看了几次之后,莉莉的心中不知为何便生出了羞怯的情感。

总感觉自己变得有些奇怪了。

虽然没有记忆,但这样就像小猫小狗那般。她是这么想的——

K:“请用。请在料理变凉前食用。”

L:“……可以吗。”

K:“一切都是你的自由。你被容许去做任何事。”

L:“好,好的……。”

K:“我无所谓。这些料理都是为你而作的。”

L:“是,是这样吗。”

L:“那么……。那个,嗯……。那我就开动了……。毕竟料理是不可能刁难我的。”

K:“我也没有去刁难你的意思。异邦者莉莉。”

L:“无所谓啦。那个。”

——好像很好吃。好像很好吃!

——现在已经可以去把它们吃掉了。

——热乎乎的。

——它们可是热乎乎的哟?

——我不清楚它们是怎样的料理。

——是哪一个国家的料理。是使用哪些材料制成的料理。

——肉和蔬菜和蘑菇和面包。

——有烤过的,也有煮过的。

——应该就是这些了。嗯。

——啊,我知道炖菜。

——嗯。这道料理一定是炖菜。

——嗯?料理又是,什么?该从哪一道开始吃才对?

L:(真是的,不管了!享用料理时应当遵守顺序,嗯,如果是A,一定会这么说的。不去留意他,就这样开吃吧!)

K:“你……。你是否能够记得今晚发生的事,关于这一点,我也无法作出确切回答。”

K:“他所下的诅咒就是这般强力。即便如此,你的内心深处也不会将其忘却。”

K:“所以,还请尽情享用。我的女王(My Lady)。莉莉。”

L:“欸?什么?”

K:“我什么都没说,请不要介意。”

L:“嗯。好的。那,那我开始吃了。

——没听清A刚才说了些什么。

——我已经一心向着料理了!

——之后再问他刚才到底说了什么。

——嗯。之后再说,在好好吃完饭之后。

——那么,嗯。

莉莉并不明白。

并不明白A在今晚,究竟想对她传达什么话语。

莉莉并不明白。

并不明白A为何会如此用心地准备料理。

因为不明白,所以没能察觉到。

没能察觉到A的视线与平时稍有不同,

没能察觉到A还记得在布鲁克林发生的事。

总之。现在,在这一瞬间。最重要的事情是——

L:(好像很好吃的样子!我要开动了!)

就结局而言,肚子正饿着,料理飘着诱人的香气,味道似乎也相当好吃。

姑且先休战吧,莉莉仅在这一刻敷衍了自己一下。

L:“……我开动了。”

K:“祝您好胃口。”

 

曼哈顿地区——

坐落着隔断与外界完全隔绝的地下世界的最深处的巨壁的地区,华尔街。

通称,猫之街。

这里没有人类。一人除外。

除了那独自一人的国王大人,剩下的全员都是猫。猫。猫。

聚集着猫娘们的猫之街,没有一人造访的华尔街。

在被称为猫之路的高架桥上,群猫之王仰望着紫色的夜空。

仰望着越过巨壁,直指紫影之尽头的夜空。

身边陪伴着一位猫娘,他的手不知不觉便抚上挂在腰间的球棍。

B:“……呐,芋儿。”

C:“喵。怎么了吗,【1】小矮个先生?城堡开饭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

B:“嗯……”

C:“到底怎么回事?摆出一副心不在焉的表情,这可一点也不像你呀,鲁斯=B。不抬头挺胸可不行,你可是要打出本垒打的人哦?”

B:“唉,并没有你想得那么复杂。我只是在想点事情。”

C:“喵?”

B:“‘开饭’是怎么回事?”

C:“准备吃饭?”

B:“对啊。饭是由你们来做的吧,倒也不坏,味道挺好的。”

味道的确不错——

像是汤和炖菜,还有很多很多别的料理。

说起来,好像都是些汤汤水水的食物。

想到这一点的鲁斯不由分说便脱口而出。

非要说的话,他也没怎么多作思考。

不过该怎样才能在这地下世界收集食材?

NY市内没有生产区,依靠流通于州内州外的物流系统得以维持运转。

这对于在NY长大的孩子们来说是常识。

当然,直到五年前都是如此。

在地面上曾有NY存在的时候,是这样的。

在封闭隔离于一切之外的地下世界中,究竟是怎样收集到食材的?

B:“你们基本都不会去外区的吧?会去外区晃的,应该只有【2】猫。”

C:“就是这样。大家都非常喜欢鲁斯,不会随随便便就离开你的。”

B:“嘛,也是呢。所以这饭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可是找遍华尔街才能好不容易吃到的,像模像样的料理吧。又不是罐头食品。”

C:“是蘑菇做的哦。

B:“蘑菇??””

蘑菇——

蘑菇。蘑菇。蘑菇。说的也是,地下世界的蘑菇多到堆积如山。

然后,把它们拿去做菜?

虽说感觉自己吃到了肉和蔬菜和面包和牛奶,可是——

根本尝不出那些食物是由蘑菇制成的。尝不出来。本应如此。

鲁斯-B歪了歪头——

B:“要开玩笑也开点水平高的啊,‘蘑菇’算什么东西。”

C:“地下世界的所有食物都是这样的。这已经不算什么稀奇事了吧?”

B:“是,是这样吗。”

C:“就是这样的呀。明明一直都在吃这种东西,小矮个先生真奇怪。”

B:“是蘑菇啊……。感觉蘑菇应该更加……。”

C:“听说在长岛还住着一位能用蘑菇泡出很美味的茶的女士呢。”

B:“那又是怎么回事……”

C:“我可没说谎。帽子男之前有说过这种话的。”

B:“是鲁奇亚诺吗。……那家伙是不会说谎的。”

拥有一只巨大的机械臂的男人。

拉奇·鲁奇亚诺。

那家伙是个能投出好球的,好男人。

他是个不会说谎的男人,鲁斯-B边想边点头。

以前曾与鲁奇亚诺玩过传接球,因此鲁斯知道。

这样的话,可能还真是如此。或许真的能用蘑菇泡出美味的红茶。

B:“……是这样一回事吗。这地下世界可真是乱来哪。”

C:“我可不会瞎说!真是的,你就相信我嘛,鲁斯-B。”

C:“喵呜~……。”

B:“啊——。知道了知道了,我知道了,所以别再胡闹了。”

C:“咕噜咕噜♪”

B:“真是的。好孩子好孩子。”

 

【同刻】

【地上】

雨夜——

布鲁克林区的外沿。

我好容易才从发生剧烈崩塌的布鲁克林区仓皇逃出,前往下一区域。

这片区域,即便在化为一片废墟的NY中,也显得尤其惨不忍睹。

布鲁克林区。由于崩塌的程度太过严重,已经难以窥得其原本样貌。

我试着忆起在布鲁克林发生的事。

我,在那里——

做了什么。

感到头脑有些沉重。

有股奇妙的感觉。这是怎么回事。

连自己现在正在做什么的实感都逐渐变得稀薄,也仿佛感觉不到天气正在下雨,更是难以想起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就是这样的感觉。

J:“吱。”

突然,约翰在脚边短促地鸣叫。

是呢,再不休息可就麻烦了。

不能让约翰被雨淋得太湿。

我想尽可能避免让它的关节部位生锈,况且要是体温过低,我自己的身体状况也会陷入危机。

即便身上穿着防水的军用外套,也不能这样乱来。我不会这么乱来的。

E:“哪里有……。能够避雨的地方呢。”

J:“吱。”

E:“嗯。”

我在寻找今晚留宿的场所。

没过多久便找到了。有座尚能辨别昔日模样的小小废墟。

声音。声音。雨滴的声音……。

在意这种声音的人大概会睡不着吧。

只有雨滴降落在化为废墟的NY。

它们必定,无法化为白雪。

虽说NY是因为气温无法降至一定的温度值以下的令人费解的现象才少见降雪,但并未留下详细的调查记录。

尽管这样,十二月下旬的气温还是很低。

夜晚竟如此寒冷。伴随倾注而下的雨水,寒气更为逼人。

我给固体燃料点上火,将被雨淋湿的外套挂在突出于瓦砾堆中的钢筋上——

 

E:(……哟,咻。)

E:“坐着不动就会感觉到冷呢。毕竟我已经把外套脱下来了。谢谢你,塞尔凡。多亏了你给的外套,我才能抗住这绵绵阴雨。”

点燃固体燃料。在等待外套烘干的间隙里,我开始准备晚餐。

周遭相当冰冷,单用发热壶可能不足以取暖。

因此,我今天点起了火。因为想要使自己暖和起来。

从约翰的储物部分取出的加热装置,被用于放置连合式固体燃料。

首先把水烧开,冲泡深黑色的咖啡。接下来,打开合众国海军出品的罐装方便食品。

也将这个用火加热一下吧。

E:“……嗯……。”

忽然,我想起了什么。

试做型的方便食品……。

那个人从前确实在电话的那一边吃过这样的食物。

我朦胧地忆起当时发生的事情。

忆起自己曾尽力避免去回想的往事。

忆起自己曾以为不会去回想的往事。

E:“啊啊……。说起来,是的,你当时说过呢。说过‘海军方面应该会采用试做型的方便食品’。”

E:“……嗯。是这样的。”

烧开水,泡完咖啡。接下来将方便食品放在加热装置上。

我稍稍发了下呆。

是因为从刚才持续至今的那种奇妙的感觉吗?

不知道。

寒气在固体燃料的火焰中融化,仅此而已。

被温暖所环绕的我回忆着往昔,仅此而已。

那个人说了些什么呢。

在那时,通过电信——

J:“吱,吱。

E:“我吃完饭就会把你身上的水擦掉,给你的关节上油的。”

J:“吱。”

E:“嗯……。”

在话出口的一瞬间,我便意识到方才的恍惚是由困倦造就。

困倦。怎么回事。

虽然我察觉到离困到睡觉还有些程度,但搞不明白。只是,身体的疲劳确实存在。

E:“……方便食品,吗。”

E:“与此,相同的……。你也在这条街上,吃过与此相同的食物吗。……是这样呢。”

一想起你的模样,心中的寂寥就满盈胸怀——

啊啊,取回感情之后,我就能像这样产生实感。

那一天,我在维拉萨诺大桥已经取回了“寂寞”。

于是,现在便强烈地,强烈地感受着这份寂寥。

记忆中的你一成不变。

记忆中的你依然微笑。

可是,我却已经变成这样。

连回想起一件寂寞往事都变得困难不易。

简直,要化为冰冷的铁块——

连这样的错觉都——

E:“……呐,老师。我们约定过吧。我和你在那一晚。”

E:“虽然稍微有些晚了……。可我相比从前的自己已经成长了不少,个子也长高了。然而。”

E:“我这一次,一定会去到你身边。所以,拜托了,请再稍微等一会儿。……再等一会儿。”

我没有说出你的名字。

我还无法,说出你的名字。

要是去呼唤你的名字,我立刻就会崩溃的。

现在,不行。

现在,还不行。

所以我阖上双眼,思念着你。

阖上双眼,轻声低语

为了能些微地感受到你的气息。

E:“虽然很寂寞。可,即便如此。”

自己的心情没有一丝虚假。

我诅咒着不善言辞的自己。

如果我能像诗人那样操纵优美的词藻,就能一次次向你传达我对你的思念了。

我无法做到这一点,无法做到这一点。现在只能像这样道出自己的感情。

E:“……不论我改变了多少。就算我有朝一日会变成冰冷的铁块,也会去到你身边。一定,一定。”

然后——

阖上双眼,追忆往昔。

听凭朦胧的感觉在脑海中盘旋不去,我试着去回想。

当时,应该是——

 

V:“艾莉,不要太得意忘形哟?再怎么开心再怎么高兴,也得注意一下手上的东西。”

E:“没问题哟。呵呵,我不会让它掉下去的。”

A:“你正拿着茶杯吗?小心点,注意别让茶洒了。”

E:“真是的,连老师也这样。”

嗯,是的。

我想起来了。

像这样的,交谈——

 

E:“……好烫!……好烫。”

加热过度的方便食品实在太烫,我不假思索,惊呼出声。

像这种地方……。

或许……。

还是没怎么变……吧。

呐。

 


注解:

【1】这里露西亚将鲁斯称为“Humpty”。借用这个词的原意和一些有的没的稍微发挥了一下,译作“小矮个先生”。

【2】打过紫影本篇的应该都知道这里的“猫”指代的是名为“Mao(マオ)”的猫娘,这种称法可能取自汉语的“māo”。说句题外话,另一只戏份较多的猫娘露西亚名为“Le Chat”,在法语中的含义也是“猫”。




















































































【译者的废话时间】

完结撒花。剩下两个紫影的番外不准备翻,一则并非我喜欢的类型,另一则虽然走搞笑风但没有打过十个以上的骗屋游戏大概看不懂梗……像是赫炎漆黑白光就看心情了,最有可能翻的是白光。

为什么把A的代称写成K?因为是Knight啦!

说起猫娘们的名字……我怀疑华尔街有多少猫娘,鲁斯就用多少种语言里的“猫”给她们取名,所以莉莉当时一下子就被认出来了。这个名字一点也不像猫!

最后一段我胃疼,我想看艾莉西娅逃去俄国之后的番外,然而女史好像并没有展开写,写了估计也是在我看不到的FC会报上——女史Please——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