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休止中】
个人翻译自留地,详细请见【About】页。
  1. About
  2. Lyrics
  3. 24014
  4. Mep. 23rd
  5. 私信
  6. 归档
  7. RSS

出处:斩首循环OVA第五卷



并不表露角色感情的,淡然的音乐

——请二位先告诉我们对原作的读后感。

梶浦 我以读者的身份心跳不已地享受着剧情读完了这部作品。但《斩首循环》中的每个人物都极富个性,每句台词也都能给人以很深的印象,虽然作为一名读者觉得它相当有趣,可身为一名作曲家,我当时也时常为“怎么办……这样的作品真的能配上音乐吗”的问题感到困扰。

——是否从那时就开始觉得为《斩首循环》制作背景音乐是一件难以完成的工作?

梶浦 《斩首循环》中多有那些给人以无法单看一遍就能在心中理清,左耳进右耳出的印象的台词,如果就这样将它们在动画中播放出来,总感觉观看动画的人们或许会为了在脑子里分析咀嚼这些文字而渐渐变得心力憔悴。

鹤冈 此言有理(笑)。

梶浦 因此这部作品的配乐必须被做成那种没必要耗费什么脑细胞便能去欣赏的那种类型,然而从反面来说,我也曾怀疑自己无法做出这样的音乐。到了这个阶段,配乐就需要在能够将剧中人物的台词衬得更富有色彩的同时,又不能因其独有的风格使观众感觉异样,我当时是这么想的。

——鹤冈先生在阅读完原作后又有什么样的想法呢?

鹤冈 “这《斩首循环》难道不是部推理作品吗?”这部作品给我的第一印象,便是它使我确认了西尾老师作为推理作家在业界登场的说法。和同为西尾作品的物语系列不同,《斩首循环》身为一部推理作品,其展开难以被读者预料。总感觉演员们如果不在事前坚定地想着“我们这群人就是在胡言乱语,大家别对实际如何追究太多”,就没法好好演完这出戏了。

——为了不让自己预先知道动画在之后的展开,两位是怎么进行后期录音的?

鹤冈 对于动画化来说,首先需要重视其在表面上所要表达的东西,事先作好所谓“这个角色其实是这样的人,所以他才会这样行动”的设想是绝对不行的。真是部如果细细考量背后含义,就会使具体工作陷入僵局的麻烦的作品呢(笑)。

——在制作这部作品的配乐时,梶浦小姐主要着重于哪方面?

梶浦 我会将动画的配乐按是否表达感情的标准来分为两大类。对于那些需要表达感情的,有必要将它们制作成能够随着对话内容的深入而使观众获得更为广阔、宏大的听感的音乐。对于那些不需表达感情的,则应该尽力制作成能让观众将一切交给作曲者,只需淡然地欣赏音乐本身的类型。我觉得这部作品的配乐怎么说都属于后者。

鹤冈 我也这么想。

梶浦 实际上,看了脚本之后,感觉里面有许多会让读者弄不清其中感情将会如何变化发展的对话,在这种情况下,由于观众可能会被台词和对话所误导,使用音乐来暗示剧情发展的走向是一种禁忌。我认为人物间的对话之于《斩首循环》来说相当关键,因此致力于做出能够在不让配乐以不适当的方式影响整体效果的前提下使其点缀该场面的气氛的对话音乐。

——登场人物不会说出过于直截了当的台词,以音乐来配合他们所说的话,就会如字面意义般地产生误导呢。

梶浦 台词有时能够直白而鲜明地反映出角色的心情,但也有并非如此的情况。《斩首循环》中的人物对话便是介于这两种概念之间,易被混淆,令人疑惑的相当厉害的台词,在很多地方基本上都给我一种未熟的感觉。我认为这种未熟感与鲜明感也是极其重要的,要是变得太过老成就不妙了。

——您所说的“未熟”,是指角色们都很年轻这一事实吗?

梶浦 比起哪个要素给我这种印象,不如说作品整体都让我觉得“年轻”

——西尾老师在二十岁时写成了《斩首循环》这部作品,这种年龄感难道渗透到作品中去了吗?

梶浦 总体来说,我觉得这部作品给我的印象意外地相当直白,既有些反抗精神的体现又不那么固执。一方面来说,这部作品讲述了许多圆滑的道理,但从另一方面上来说,又能感到其中人物和作者本身在追求实存在之物的同时也会去追寻自己的理想。正因如此,这部作品才显得年轻又未熟,反倒不想做出特别叛逆的音乐来了。

 

 

颠覆了《物语系列》经验的选角工作

——这次的选角是如何确定的?

鹤冈 对西尾老师的作品来说,在考虑到声优的声线与如何体现角色性格之前,首先得看他们能不能好好地一下子说完相当大量的台词,将这三点全都达到便是最为重要的选择标准,而且选角也不能和《物语系列》重合。基于这些,我们选定梶裕贵先生为戏言玩家的声优,并以此为基准,选择了能够维持整体平衡的声优阵容。

——感觉就像是把既有实力又有成果的声优们聚集在一起呢。

鹤冈 年轻的声优大多难以胜任这种需要把许多台词一字不差地说出来的工作。有了制作《物语系列》动画的经验后,愈发感觉到这点对于西尾作品(的动画化工作)的重要性。在进行后期录音时,全体工作人员都严格贯彻了“一句一字都不准错”的铁则,我实在是对《物语系列》动画的影响力之大感到惊讶。

梶浦 我一开始试读戏言玩家的台词时就咬了舌头,在那瞬间就决定放弃了(笑)。

鹤冈 我也有若是让自己来做就绝对做不成的自觉啊(笑)。但西尾作品中的台词堆叠果然还是相当帅气,而且有很多平时根本不会说的话。

梶浦 比如“だけれども”(*物语系列中的女主角战场原黑仪时常在句尾加上“だけれども”的后缀,然而这样会使她的台词在文法上难以读通)这种呢(笑)。

——基于制作《物语系列》的经验,虽然在工作时遇到不少难题,但果然还是有乐趣所在的。

鹤冈 《物语系列》中的对话随意而有趣,但《斩首循环》中的台词却沿袭着清晰而严格的结构。正如梶浦女士先前因此说过必须将配乐做成不表达感情的类型,为了让观众尽可能地消化吸收剧中台词,也不能营造出易于断定感情、剧情发展的氛围。所以现场的录制工作并没有像设想一样干脆地进行,而是有种断断续续地缓慢进行着工作的感觉。

——从这个角度来说尽管显得有些奇怪,但角色们各自的性格倒是分外有特点。比起在暗中逐渐显露自己的特点,更像是完全相反的情况。

鹤冈 之所以说录制工作进行得缓慢,是因为在基于故事本身而削去易于断定的因素的同时,对角色进行的配音工作使他们的形象更加鲜明了。不管哪个角色给人的印象都很深呢,像是戏言玩家像死了一样的眼神就属于极端情况了(笑)。

梶浦 像死了一样的眼神(笑)。

鹤冈 原作就写了他的眼神如同死鱼一般,感觉声优的演技也死得相当厉害(笑)。不过工作人员们都对此评价不低,可能这样倒也挺好。

——由悠木碧小姐配音的玖渚友也是那种令人捉摸不透的角色呢。

鹤冈 对啊,所以我才让她在配音时别想太多。

——难道悠木碧小姐是那种会仔细研究角色和剧情的声优吗?

鹤冈 的确。她会针对自己对角色的理解选择相应的演绎方式,比如在给《魔法少女小圆》中的鹿目圆香配音时就是这样的。但对于友来说,她在周围的人中属于相当清楚自己立场的类型,毕竟她可是最为坦率的角色。

——正是如此。她说不定是《斩首循环》里底子和内幕最少的角色,反过来说,戏言玩家可能就是心思最麻烦最难猜的那个了。

鹤冈 尽管如此但他也是个好人啊(笑)。所以随着剧情发展,这家伙的眼睛也仿佛多了点神采(笑)。

梶浦 绝对是更有生气了。

鹤冈 梶先生看起来是那种对待工作很认真刻苦的类型,所以每次都会一边问着“可以让他的眼神死成这个程度吗”一边进行配音。

梶浦 戏言玩家给我的印象就是那种随处可见的二十岁的男生,虽然在最终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但在此之前会被诸多思绪和其它因素困扰而难以立下决心前进。没法往直里走……感觉他根本不想往前走,一旦走了就会吃亏输掉(笑)。这点在前言部分的自白中已经得到充分的体现,也作为这部作品的特征之一,我觉得这点相当厉害。普通的作家是不会这么写的。一般来说,在二十岁就能写出这种零碎而重章叠句的文章的作家已经有较高的文学造诣了,普通人在二十岁时是写不出这种文字的。从结果上来说,(普通作家)到了三十岁时可能就会觉得二十岁的自己的文字功夫相当一般,那时说不定会把令自己感到羞耻的部分全都删掉呢(笑)。

鹤冈 对啊。

梶浦 但是西尾老师在二十岁时仔细地分析了二十岁左右的男生的纤细的情感,为了将其传达给读者而写就了这样的作品,这已经算是一种奇迹,作为出道作来说也相当厉害。对这部作品做成动画后会变成怎样来进行设想也是愉快的过程。

 

 

并不代为传达作品主基调的片尾曲

——作为片尾曲的《メルヒェン》由梶浦女士担任制作,请问它又是如何被创作出来的?

梶浦 一般情况下,作品的片尾曲都会体现剧中人物的感情,向观众传达作品的主基调,但我先前便觉得无法通过音乐来传达这部作品的主基调,便将其制作成了比起主题歌更像印象曲的音乐。如果这是部英雄式奇幻作品,就易于想象它的音乐风格,但我觉得自己无法对这部作品的音乐风格作出明确的决定。既有种哪种音乐都行的感觉,又反而觉得哪种音乐都不适合。所以我并没有想着将这部作品的片尾曲做成能够恰好反映其主题的音乐,而是觉得这样就行。

——请给享受着这部作品的粉丝们一些留言。

鹤冈 在制作这部作品的音乐时,在各种方面都驱使了自己的想象力,在此之上还融合了其他工作人员的灵感,最后将会制作出怎样的作品呢,我对此拭目以待。请各位与我们一起期待这部作品今后的发展和表现。

梶浦 的确。直至第三话都在交代背景,从这之后本格推理剧的帷幕便完全拉开了。诸位一定能从中体会到西尾老师身为推理作家的本质,还请期待。

















































































































































【译者有话想港环节】

许久不见,我爱课题投标书它使我快乐,暑假之前大概都没时间翻译了(专业使然)。

这次的访谈的内容也是值得一看的,虽然我的翻译未经润色可能显得较为生硬(而且有很多错误orz),但如果能将二位的心情稍稍传递给大家的话……【停一下不要用日轻语气讲话

第四话应该是八濑的访谈,它看得我有点火大所以不太想翻,应该会有真正的圈内大佬翻译,边缘人士就不凑合了,带太多自己的主观意见翻译谁知道会翻成什么鬼东西……


评论
热度(12)